Wednesday, June 21, 2006

No English translation below; don't bother scrolling.


今天整天的工作后觉得很厌倦。不是因为工作了一连两班,而是没有跟人接触的感觉。

对这个感觉,我也认为有点怪。我自己曾经被称为一个antisocial的人,不很需要每小时每分钟和别人一起才会满意的。就可能是这原因所以我对数学,科学和写作有相当深奥的研究。我是有时间的。

可能今天比一般的星期二不同。平时的晚班都有两三个人打工,而今天林小姐有事情不能上班。平时上周二晚班的胡小姐和张小姐也回了中国度假,大厨师又因为有朋友从大马来到而请了假。

从厨房踏如餐厅,都是得静悄悄,漆黑一片的。


我坐在餐桌前,孤零零地用餐。桌边的几盏灯都开了,但餐厅大部分还是暗暗的。在外面,天空慢慢地变暗了,透入前门玻璃窗的照明也渐渐地减少。

在门外,偶尔会见到有人在走廊行过门口。从餐厅里望出去,行人好像从一个窗口跨到另一个窗口,再跨到另一个窗口。在阴暗的黄昏照明下,外面的颜色看起来没那么鲜艳,似乎全都被涂上了一层灰漆。加上那几扇门把声音阻挡了,就仿佛在看一部很久的电影,没有颜色,没有声音。


Labels: ,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